当前位置:   首页
 >  大美沂源 >  文化艺术
【文学】小鸡草上晨露白
作者:岑玲飞日期:2017-09-11 字号:[ ]

 

  一年四季,好像一直长着这种尖尖细细的草。冬天少,其它季节茂盛,刚冒芽尖时是竖的,越长越倾斜,后来差不多与大地贴平了。小时候母亲拔来这种草,剪碎了喂小鸡,说:“这是小鸡草,小鸡只吃这种草,别的草不吃。”

    清晨,没下雨,也没阳光,水泥地坪是干的,草地却格外潮湿,也许是夜间下过了毛毛雨,也许只是露重了些。草上铺着一层露珠,远远看去,白花花的。它们紧密地排列在小鸡草上,像一个个“露珠宝宝”,在秋虫的吟唱里,一觉睡到天亮。大的露珠像豆子,小的露珠像针眼,越靠叶尖处,露珠的个头就越小,它们热闹拥挤,又各有领地,都滚圆滚圆的,没有一颗被挤歪。

  凑近看,露珠并不真是白色的,而是晶莹剔透,清澈透明的。随常的天光也把露珠打扮得亮晶晶的,青绿的草叶像穿上了水晶服,水光忽闪,似有若无,像璀璨的星光,却又更多温和,更多宁静。

  我虽懂得常识,还是轻手轻脚地去捉露珠,这粒“圆”马上化为指尖的一点清凉,消失了。露珠虽然比水晶珠更纯净、灵透、秀丽,却只能看看。世上的许多美好,其实看看就足够完美了,刻意去捕捉,去得到,也许就像露珠一般瞬间消失,徒增淡淡的遗憾了。

  捉露珠触碰到了一片小鸡草叶,我意外发现这种草与平时想的很不一样。本以为它们又细又长,一丝丝小风也令它们摇个不停,如此轻盈飘逸,定是光滑柔顺的,一触摸才知道这草竟粗糙得很,表面有一层短得难以测量的绒毛,虽细却坚挺如刺。忽有所思,只有粗糙的草叶才能留住这数不胜数的露珠,光滑柔顺的草叶很难蓄积露珠,风一吹就滑落了,风不吹,只要草叶长得有一丝倾斜,露珠也呆不住,甚至它们根本没在光滑的草片上留下过足迹。我又去触摸看起来凹凸不平的草叶,一摸反倒是光滑柔顺的。

  每一颗白露都是有生命的,它们纯洁、干净,朝夕之间就走完了匆匆的一生,明早的露珠与今早的露珠肯定不会是同一颗。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  沂源印象
山地谷子...
“金黄金...
山村建起...
爱你没商...
社会主义...
感动沂源...
  重点工作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