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  首页
 >  大美沂源 >  文化艺术
【文学】桑葚留香
作者:侯青青日期:2017-07-04 字号:[ ]

  

 

  早市的菜多是临近农人从自家园里采撷的,新鲜又水嫩,仿佛掐一把都能冒出水来。偶见一兜乌黑熟透的桑葚,我惊喜不已,赶紧买了拎回家。
  如女儿一般年纪时,吃大抵就是我整个童年最快乐的事情了。春末的樱桃又红又大,酸甜的滋味仿佛浸透芬芳,贪吃的我把小牙吃得“木木”的难受;枇杷黄了,我蹦跳着去采,实在够不着,就拿着竹竿噼里啪啦一通乱敲,青黄的果子横七竖八滚了一地;“六月六,地瓜熟”,头顶骄阳,我满头大汗地在老家的后山塆里掏呀掏,脚蹬地,死劲拽着地瓜藤,偶尔还会跌个“大扑爬”;最可气的是刺泡,总在学校门口的坎上露出一副勾引人的小模样,我望着熟透的果子直流口水,趁老师不注意,悄悄爬上去,也不怕刺多,吃得正欢呢,老师严厉的一声:“哪个班的?赶紧下来!”灰溜溜地被揪着耳朵找到班主任,罚我扫地一周……
  不过,这些,似乎都比不上我对桑葚的迷恋。
  这个季节的田埂上,除了胡豆管豌豆荚,更多的就是叶子又肥又绿的桑树,偶尔从树缝里露出几颗黑红的桑果,在阳光下闪闪烁烁,那种初见的欣喜让人几乎忘了脚下的泥泞。熟透的桑葚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甜香。引来无数的黑蚂蚁。人蚁之间,还会上演一出桑葚争夺战。总会有一两个狡猾的蚂蚁,出其不意地爬上你的手臂,留下几道不痛不痒的小伤口。不过,比起吃桑葚的惬意,这些实在太微不足道了。吃得正欢时,总会有抠门的老太婆隔了几条田坎大喊:“打了农药的,吃了要遭肚儿痛!”她喊她的,想吓唬我们可没门儿!谁不知道她的小心思:打了农药的桑树叶还能拿去喂蚕子?谁信呀!不就是怕我们爬树压断了桑树枝桠吗?不过,吃多了桑葚的嘴却乌紫得厉害,还有些胀气,“噗噗”直放响屁,也怪吓人的。
  如今,细细想来,过往的点点滴滴,如同一枚偶然飘落的银杏叶,总是珍藏在我发黄的记忆深处,难以忘怀……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  沂源印象
叶美映金...
和谐沂源...
县城新姿
医药 新...
康源生物...
初冬时节...
  重点工作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